中文 English
本所首页 |  天阳概况 |  天阳合伙人 |  天阳律师 |  天阳动态 |  服务领域 |  主要业绩 |  天阳论坛 |  业界资讯 |  客户服务 |  投诉建议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天阳论坛 >>> 学术论文
浅析担保物权的存续期间
更新:[2009-3-29]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李宝江 律师

天阳律师事务所

担保物权是以担保债务,确保债务的履行为目的的物权。我国《担保法》规定的物权担保方式包括抵押权、质押权、留置权等。担保物权以债权的存在为前提,担保物权实现时,该权利才发生消灭的后果。我们知道,担保物权的形成将会对担保物的权能产生极大的限制,担保物的所有人在使用、转让担保物时会受到一定限度的约束,所以世界各国立法例多规定担保物权有存续期间。我国台湾地区民法第880条规定,“以抵押权担保之债权,其请求权已因时效而消灭,如抵押权人,于消灭时效完成后,5年间不实行抵押权者,其抵押权消灭。”日本民法规定,抵押权自被担保债权时效届满的3年后消灭。瑞士民法和德国民法亦有类似规定抵押权所担保的债权不明经过十年的,抵押权经法院除权判决而消灭。

笔者认为,担保物权属于支配权的范畴,依民法法理,他具有永恒性,不应受诉讼期限的限制。因此,担保物权不易适用与担保债权相同的诉讼时效制度。但实践中,如果不对担保物权的存续期间加以限制,势必加大担保权人的权利,而忽略了对担保人利益的保护。以抵押权为例,抵押权的行使如果没有期间的限制,即使在发生主债权超过诉讼时效而丧失胜诉权时,抵押权人亦可无期限的在任何时候向抵押人主张抵押权,以实现债权,这会使抵押人及其抵押财产无休止的受制于债权人,即使抵押权存在的基础——主债权已经丧失、债权人怠于行使担保物权,也无从消灭担保物权的存在。这有悖法律规定抵押合同依附主合同而存在的基本原理,将会助长抵押权人滥用其因为抵押担保而取得的优势地位,同时也极不利于抵押担保交易关系的稳定。

我国现行《担保法》对担保物权存续期间并没有限制性规定。最高人民法院《〈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2条(以下简称《解释》12条)仿照日本和台湾的立法例,规定:“担保物权所担保的诉讼时效结束后,担保权人在诉讼时效结束后的二年内行使担保物权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本条解释采用担保物权与所担保债务诉讼时效挂钩的方式,限定了担保权人行使担保物权的期限。根据本条解释,人民法院对在担保物权所担保的主债权诉讼时效完成后两年内行使担保物权的,或向人民法院诉讼要求行使担保物权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反之,对在主债权诉讼时效完成后的两年之后要求行使担保物权的人民法院则不予支持。不难看出,如果主债权自受到侵害之日起,债权人一直没有行使请求权,那么其诉讼时效就是我国《民法通则》规定的普通诉讼时效——两年。而为主债权担保的担保物权的存续期间则为主债权受到侵害之日起四年。如果主债权的诉讼时效一直没有届满,则担保物权一直存续。也就是说,担保物权存续期间起算于主债权诉讼时效届满之时,主债权诉讼时效不发生结束,将永远无从起算担保物权存续期间。据此可知,《解释》12条所规定的担保物权两年存续期间,是担保物权作为一种形成权存在的固定不变的期间,其性质属除斥期间,成立于主合同诉讼时效结束时。

《〈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颁行后,在实践中,对《解释》12条的理解存在这样一种意见:

认为:该条所规定的“主债务诉讼时效结束”是指主债权被首次侵害之日起两年之次日即为主债务诉讼时效结束,开始起算担保物权存续期间——两年。至于,在主债权诉讼时效期间是否发生了中止、中断、延长的法定事由,不会改变担保物权存续期间的起算点。也就是说,在被担保的主债权适用普通诉讼时效的情况下,担保权人在主债权受侵害之日起4年内未行使担保物权的,担保物权消灭。有如下案例:1996年1月1日,某企业向银行贷款120万元,于1996年12月31日偿还。某公司以自有房屋及其土地使用权为企业该借款本息提供抵押担保,三方签订了《抵押借款合同》并依法办理了抵押登记。贷款到期后企业未能如期偿还,银行不断向企业索款一直未果。2003年3月,银行以企业、公司为被告,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企业偿还借款本金及逾期利息,公司以抵押财产承担本案连带清偿责任。在此案中,银行向企业不断主张债权,会引起主债权诉讼时效不断中断,从而不断发生重新起算的后果,因此,本案主债权虽在1997年1月1日即已起算诉讼时效,但在此期间,有法定诉讼时效中断的情形发生,故本案诉讼时效尚未届满,银行并未丧失胜诉权。就主债权诉讼时效问题,持上述观点者的理解是正确的。但他们认为,本案债权人虽在法定诉讼时效期间内向债务人主张了权利,使主债权未丧失胜诉权,但债权人未在主债权诉讼时效首次起算起四年内向担保人公司主张担保物权,认为根据《解释》12条的规定,本案中公司已经免除担保责任。

笔者认为,上述观点对《解释》12条的认识与理解是错误的,持此观点者曲解了该条解释的法意,造成实际适用中的错误。此观点具体存在以下认识错误:

1、对条文中“诉讼时效结束”理解错误;诉讼时效结束又称诉讼时效届满、诉讼时效完成,在我国现行民事立法中规定,诉讼时效为可变期间,其何时发生届满并非一经起算即告确定。我国《民法通则》规定,诉讼时效从权利人知道或应当知道权利受侵害之日起起算,在诉讼时效完成前会因(1)权利人提起诉讼(2)向当事人提出要求(3)当事人一方同意履行义务而引起诉讼时效中断,发生中断后,已经经过的时效期间统归于无效,开始重新起算诉讼时效;在诉讼时效完成前会因(1)不可抗力(2)其他障碍致使权利人不能主张权利而引起诉讼时效的中止,中止期间诉讼时效停止计算,待事由解除后继续计算时效;在诉讼时效完成前亦会因某种法定事由的出现,由人民法院决定延长诉讼时效。也就是说,诉讼时效为可变期间,在时效期间内会因权利人不断主张权利而发生诉讼时效不断重新起算,从而使其一直存续。只有当权利人在权利遭受侵害后,在法定诉讼时效期间从未向债务人主张过权利,此期间亦未发生使时效中止、延长的法定事由,这时才会发生诉讼时效结束或叫诉讼时效完成、届满的后果。上述案例中,法院错误的将《解释》12条中“诉讼时效结束”理解为,自企业应当还款而未还款之日起不因任何事由而改变的连续计算两年,即为诉讼时效的结束期,从而错误的起算了担保物权两年除斥期间,其观点显然有悖现行法律规定。

2、混淆了主债权两年的诉讼时效与担保物权存续期间两年的除斥期间;在我国现行法中,除斥期间是唯一与诉讼时效类似的时效法律制度。诉讼时效的期间,是指一定事实状态即权利不行使的持续期间,它以该事实状态的发生为起算点,而除斥期间的期间是指一定权利的法定存续期间,它以该权利的取得为起算点。对比二者存在如下差别:(1)诉讼时效由权利不行使的事实状态和法定期间的经过两个要件构成;而除斥期间只要一个要件,即法定期间的经过。(2)由于权利不行使的事实状态取决于权利人行为,诉讼时效存在中止、中断和延长的可能,而除斥期间为法律事先设定,不受权利人行为的影响,因而是固定不变的。(3)诉讼时效的完成,仅导致胜诉权消灭,而并不消灭权利本身,而除斥期间的完成则导致权利的消灭。 除斥期间是权利的存续期间,在该期限内权利才能存在。法律设立除斥期间的价值就在于,督促权利人尽快行使权利,如撤销权的存续期间为1年,可以督促权利人行使该权利,超过该期限将会丧失。因此,担保物权存续期间为除斥期间,是督促担保权人行使担保物权的期间。也就是说,在担保物权存续期间,不会如诉讼时效一样,因担保权人主张权利或发生其他法定事由使其有所改变。担保物权两年存续期间一经起算,其结束点即告确定。在上述案例中,法院对两种期间未作区分,进行了简单相加,必然导致其错判案件。

3、错误的理解了担保法律关系中的主、从合同关系;抵押合同是依附于其所担保的主合同而存在的从合同。抵押权与被担保的债权之间的关系是从属性的关系,这是抵押合同与主合同的合同从属性在抵押权与被担保的债权这两种权利之间的延伸。无论是主张物权行为无因性、独立性的立法例,对抵押与被担保债权之间的从属性,均不持否定态度。我国《担保法》亦规定,“债权消灭的,抵押权也消灭”,同时规定,在被担保债权有效存在的前提下,抵押权只有发生下列情形时,才会发生无效的后果:(1)因抵押人主体不适格导致无效;(2)以禁止抵押的产财设定抵押而无效;(3)抵押人以他人之物或不存在之物设定抵押而无效。依据担保合同与主合同的从属性原理以及担保合同设立的目的,没有理由在主债务未获清偿时,即允许抵押消灭。我国现行《担保法》中从未规定,在主债权存续期间有免除抵押权人担保责任的情形。也就是说,在被担保债权存在的前提下,除非担保物权本身存在瑕疵,从而导致担保法律关系的消灭,否则担保物权将永续存在。

笔者认为,《解释》12条中担保物权存续期间的起算点——“诉讼时效结束”与“诉讼时效届满”、“诉讼时效完成”相同。而“诉讼时效结束”问题,在理论界并不存在争论,他是因当事人怠于行使其权利,使权利因时间的经过而发生丧失法律上的胜诉权后果的一种时间状态。以普通诉讼时效为例,我国《民法通则》规定的普通诉讼时效——两年,起算于权利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遭受侵害之日。同时规定,在此期间如果有法定事由发生,将引起诉讼时效的中止、中断或延长,因此,诉讼时效是可变期间,并非自首次起算诉讼时效满两年即告结束,具体情形前已述及,不再赘述。《解释》12条将被担保债权诉讼时效的结束作为担保权人应当在两年内向担保人主张担保物权的起算点。这里,被担保债权诉讼时效结束是起算担保物权所附的条件,不能将其理解为所付期限,担保债权诉讼时效结束并不是一定发生的事件,只有发生这一事件时才会起算担保物权存续期间,担保权人未在之后的两年内向担保人主张权利的,担保人才会免除担保责任。也就是说,担保物权是永远长于被担保债权存在期间两年而存在的。主债权诉讼时效结束,或叫诉讼时效期间届满、完成后,司法解释仍然支持担保物权人行使担保物权,对此,我们需要从传统的诉讼时效绝对化观念向诉讼时效相对化观念转变。诉讼时效的适用有范围上的限制,也有效力后果上的限制,不能将诉讼时效绝对化的适用于一切领域。诉讼时效期间的届满或叫完成,仅发生债权胜诉权的消灭后果,债权本身并不消灭。主债权诉讼时效完成后,因为债权不消灭,所以并不导致担保物权的消灭。担保物权人要求行使担保物权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

值得注意的是,《解释》12条不解决担保物权与诉讼时效的关系。本条解释将担保物权的存续期间与诉讼时效挂钩,只是对担保物权存续期间计算的选择,并不意味着担保物权的存续受诉讼时效影响。物权,包括担保物权的存续是否受诉讼时效的影响,理论界存在三种观点:1、主张物权的存续不受诉讼时效的影响,诉讼时效仅约束债权;2、主张物上请求权属于请求权的性质,应当受诉讼时效的影响;3、主张物权的存续不受诉讼时效的影响,但物权中与债权性质相同的请求权受诉讼时效的影响,如所有权受侵害后的损害赔偿请求权。

虽然司法解释未将担保物权是否存在时效问题纳入解释范围,但从现在司法解释的解释内容来看,司法解释不认为担保物权本身存在时效问题。因为司法解释对担保物权的存续期间已作了规定,如果认为担保物权本身有时效,那么等于担保物权的存续有两个时间上的限制,就会犯前述案例中所犯的错误,所以我们不认为有两个期间可以并存,并均对担保物权的存续发生影响。

                              

学术论文
案例分析
关键字:
  
版权所有 2009 - 2014 天阳律师事务所 新ICP备07002105号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22号国兴大厦12层A座
        乌市新华南路36号世纪百盛大酒店A座24、25层
电话:010-88355211 0991-2818102 E-mail:bgsbj@tianyanglaw.com bgsxj@tianyanglaw.com
网址:http://www.tianyanglaw.com
欢迎您第 3461120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