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English
本所首页 |  天阳概况 |  天阳合伙人 |  天阳律师 |  天阳动态 |  服务领域 |  主要业绩 |  天阳论坛 |  业界资讯 |  客户服务 |  投诉建议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天阳论坛 >>> 学术论文
法庭辩论逻辑错误例析
更新:[2009-3-29]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严代  律师

天阳律师事务所 

    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条规定:“经审判长许可,公诉人,当事人和辩护人,诉讼代理人可以对证据和案件情况发表意见并且可以互相辩论”。根据这一规定,在法庭辩论阶段,不仅主要在公诉人和辩护人之间,而且在公诉人和被告人之间、辩护人和被害人之间……也都可以互相辩论。

    无论任何两方之间进行辩论,实际上都要自觉或不自觉地运用形式逻辑的证明和反驳。控诉一方主要是运用证明,但也要运用反驳;辩护一方主要是运用反驳,但也要运用证明。证明的目的,在于论证自己的观点,有时也就反驳了对方的观点;反驳的目的,在于驳斥对方的观点,同时也就证明了自己的观点。二者是相辅相成,辩证统一的。但是,辩论双方要想有效地达到证明或反驳的目的,就必须自觉地遵守形式逻辑的规律和规则。不然,不仅会事与愿违,甚至还可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点道理,虽然早已成为老生常谈了,可惜至今仍未引起人们的足够重视。

   本文从法庭辩论中,检出若干违反形式逻辑规律和规则的实例,加以简要的评析,总结经验,吸取教训,以期共同提高辩论水平,更好地协助人民法院正确审理案件。                          

    在人们的思维·语言实践中,任何一篇论说言辞(书面的或口头)都包含若干层次的论证系统。其中有全文论题和全文论据,也有不同层次的分论题和分论据。论文开头提出全文论题(中心论点)之后,总要从不同方面提出若干个全文论据来顺序地加以论证。论文的全文论据对于全文论题来说它是论据,如果它本身还需要加以论证的话,就需要对它提出论据,我们称之为一级分论据。如果这些一级分论据本身又需要加以论证的话,则又需要再对它们提出论据,我们称之为二级分论据。依次往下,可以类推。全文论据相对于它的论据,它又是论题,我们称之为一级分论题。全文论据的论据,如果本身还有论据,则相对于它的论据,它又是论题,我们称之为二级分论题。依次往下,也可以类推。一个论证系统,就是这样层层相接,环环相扣的。

论文逻辑结构示意图如下:

    提出论题部分 论题或论题概述

    进行论证部分 全文证据1(一级分论题1)

                     一级分论据1

                     一级分论据2

                 全文论据2(一级分论题2)

                 一级分论据1(二级分论题1)

                 二级分论据1(三级分论题1)

                   三级分论据1

                   三级分论据2

                 二级分论据2

 全文论据3

    归结论题部分 论题或论题详述

    论文的论证系统既然是由不同层次的论题和论据构成的,那么按照逻辑证明的规则,从论据必须能够推出论题,就是说论据必须是论题的充足理由,从论据的真实性必然推出论题的真实性。

    违反这条规则,就会犯“推不出”的逻辑错误,一般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论据与论题不相干”,就是说虽然论据也可能是真实的,但是论据的真实性与论题的真实性毫无关系,二者风马牛不相及。这样,从论据的真实性当然推不出论题的真实性。另一种是“论据不足”,就是听提出的论据对于论证论题的真实性来说虽然是必要的,但不是充分的,即除了提出这些论据以外,还必须提出其他的论据,不然就推不出论题的真实性。

    论文的逻辑结构主论文中有的形态完备,有的形态不完备,有的是外在的,有的是潜在的。因此,确定论文的逻辑结构必须遵循一定的步骤和方法,经过分析才能做到。在法庭辩论中,公诉人的起诉书,辩护人的辩护词,以及其他诉讼参与人的发言、都可以看作是一篇篇的论说言辞,并具有一定的论证系统。只要对其中论题和论据之间的逻辑结构认真地加以分析,就不难发现其中是否存在着“推不出”的逻辑错误。

    有这样一个案例:被告张x x和被告刘x x站在某电影院围墙边,彼此相距好几米远。一会儿,被害人李x x和另一人王x x也向电影院走来。被告刘x x无端地认为被害人李xx用眼睛狠盯自己,便走过去撞了李x x一头。旋被王x x抱住,劝回原处,同时叫李x x赶快回家。被告刘x x当即表示不再殴打李x x,站在原地同王x x闲聊,都以为事态已经结束。不料,当被害人李xx 从被告张x x面前走过时,突然遭到张x x的袭击,便挣脱逃跑。被告张x x在后紧追不舍,乘李x x滑倒之机,一刀将李x x头部刺破;李x x爬起来继续逃跑,被告张x x追上去又一刀刺穿李x x胸部,造成严重创伤。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被告张x x有期徒刑三年。

    此案在法庭审理中,辩护人为被告张x x辩护,发表了一篇辩护词,其论证系统如下:

    全文论题:对被告张x x应当从轻处罚。

    全文论据(一级分论题):被告张x x是间接故意犯罪。

        一级分论据1:被告张x x的动机是给被告刘x x帮忙,没有伤害李x x的目的。

        一级分论据2:被告张x x同被害人李x x素不相识,无仇无怨。

        一级分论据3:被告张x x行凶后也想把被害人李x x送到医院去,说明他不希望危害结果发生。

    下面,我们就来对这篇辩护词加以评析:

    (1)所谓间接故意,是指行为人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并且自觉地放任这种结果发生的心理状态。.我国目前流行的刑法教材和有关论著,都认为间接故意犯罪既然没有犯罪目的,也就没有犯罪动机。现在,法学界有人主张间接故意犯罪尽管不存在犯罪目的,但是同直接故意犯罪一样都存在犯罪动机。按照前一理论,则辩护人又犯了自相矛盾的逻辑错误了;按照后一理论,则辩护人未犯这种逻辑错误。这一分歧,我们姑且不论。但是,辩护人从“被告张x x的动机是给被告刘x x帮忙”,怎么能够推出“被告张x x就是间接故意犯罪”呢?难道行为人的动机是给别人帮忙,就是间接故意犯罪;行为人的动机不是给别人帮忙,就是直接故意犯罪吗?其实,认定行为人实施犯罪行为是出于直接故意还是出于间接故意,只能着眼于他对危害结果的发生采取希望还是放任的态度,而不是去考察其犯罪动机的具体内容。可见,从辩护人的一级分论据、的前一半是“推不出”全文论据来的。

   (2)被告张x x是在实施流氓犯罪过程中致伤被害人李x x,因而按牵连罪的重罪吸收轻罪的原则处理的。流氓罪侵害的客体是社会公共秩序,并不是以特定的人身和财物作为侵害的对象。所谓“被告张x x同被害人李x x素不相识、无仇无怨”,正是这一特征的具体表现。同时,青少年犯罪往往具有突发性,他们动辄持械行凶,不计后果,造成他人伤害、死亡。所以,尽管“被告张x x同被害人李x x素不相识、无仇无怨”,也可以临时起意,迅速形成犯罪的动机和目的,而不一定非要有什么前因和预谋不可。可见,从辩护人的一级分论据2也是“推不出,全文论据来的。

    (3)“被告张x x行凶后也想把被害人李x x送到医院去”,能够“说明他不希望危害结果发生”吗?,在这里,辩护人首先犯了“偷换概念”的逻辑错误,用“死亡结果”偷换了“伤害结果”。事实上,被告张x x 在“想把被害人李x x送到医院去”之前,连刺两刀,已经造成了伤害李 x x的结果。这时候,他才“不希望危害结果发生”,岂不是鳄鱼的眼泪吗?很明显,当另一被告刘x x主动护送被害人李x x到医院去抢救的时候,被告张x x也想去,充其量表明他愿意采取措施以避免被害人死亡结果的发生。这一情节只能说明被告张x x在犯罪后有悔改表现,对自己的罪行有所认识,而断断乎不能说明被告张x x在实施伤害犯罪过程中,“不希望危害结果发生”。可见,从辩护人的一级分论据3也是“推不出”全文论据来的。

   (4)既然全文论据“被告张x x 是间接故意犯罪”作为一级分论题,不能从它下面的  三个一级分论据中推出来,那么,它就是未经证明的,不能成立的。现在,我们权且假设它是真实的,是否就能够证明全文论题呢?刑法理论和司法实践告诉我们:在故意罪的两种形  式中,并非在任何情况下间接故意的罪行总是比直接故意的罪行要轻、因而在量刑上也要随着从轻处罚。可见,从辩护人的全文论据中同样也是“推不出”全文论题来的。

   (5)看来,辩护人的一级分论据1本身似乎一也是一个推论:因为“被告张x x的动机是给被告刘x x帮忙”,所以“他没有伤害李x x的目的”。但是,大家知道,相同的犯罪动机固然可以产生不同的犯罪目的,不同的犯罪动机也可以产生相同的犯罪目的。可见,从前一个判断也是“推不出”后一个判断来的。如前所述,辩护人的一级分论据3前后两个判断之间的情况也是如此,不再赘述。

   (6)此外,案件事实表明,被告张x x是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他明知用刀子刺人必然会伤害他人身体健康,然而他却实施了这种行为。他第一刀就刺得被害人头破血流,仍不罢休,紧追上去,第二刀又刺穿被害人胸腔,伤及肺部。这些行为,充分证明他是希望李x x伤害结果发生的,是具有伤害李x x之目的的。可见,辩护人在一级分论据1中关于被告张x x没有伤害李x x的目的”的论断,在一级分论据3中关于“被告张x x不希望危害结果发生”的论断,都是虚假的。而且,既然如此,那么全文论据“被告张x x是间接故意犯罪”也就是虚假的,我们在前文对它所作的假设也只是假设而已。大家知道,在论证中,论据是论题的根据,人们正是从论据的真实性中推出论题的真实性。如果论据本身是虚假的,又如何从论据中推出论题的真实性呢?辩护人以虚假的判断作为论据,又犯了“虚假论据”的逻辑错误。

    总之,这篇辩护词由于全部两个层次的论证系统集中地犯了“推不出”的逻辑错误(基本上属于“论据与论题不相干”的情况),因而缺乏起码的论证性和说服力,丝毫起不到为被告人辩护的作用。

    还有这样一个案例:“一九八二年十月某晚,被告人王x x、金x x、刘x x行至苇湖梁煤矿附近葛x x开设的个体镶牙店,被告人刘x x告知被告人王x x、金x x该店只有一个人时,被告人王x x、金x x先后闯入店内,被告人刘x x在店外放哨。被告人王x x、金x x入店后,手持匕首威胁葛x x交出现金十二元;之后,被告人王x x又强行从葛x x上衣搜走现金五元。随后三被告逃走。”(起诉书)

   辩护人为被告刘x x辩护,其辩护词的论证系统本应如下:

   全文论题:被告刘x x不是被告王x x和金x x抢劫案的共同犯罪人。

   全文论据1(一级分论题1):在主观上,被告刘x x同被告王x x和金x x没有共同的犯罪故意。

一级分论据1:被告刘x x供称不知道被告王x x和金x x进镶牙店干什么。

一级分论据2:被告王x x和金x x也供称不知道被告刘x x在镶牙店外干什么。

全文论据2(一级分论题2):在客观上,被告刘x x同被告王x x和金x x没有共同的犯罪行为。

一级分论据1:被告刘X X没有同被告王X X和金X X一起进镶牙店行抢。

一级分论据1:(二级分论题2):被告刘X X没有在镶牙店外放哨。

二级分论据1:当被告王x x和金x x正在镶牙店内持刀行抢的时候,被告刘x x扒在窗户上见此情景,大吃一惊,不知所措,走到数十米远的商店门口踌躇片刻。

二级分论据2:接着,被告刘x x又到百余米远且根本看不到镶牙店的厕所去解手。一会,被告王x x和金x x实施抢劫完毕,到厕所门口找见被告刘x x。

    一级分论据3:被告刘x x也没有实施任何其他配合行为。

    辩护人在辩护中,运用了其他所有不同层次的论据,唯独担心被告王x x和金x x反咬一口,因而不敢运用“被告王x x和金x x也供称不知道被告刘x x在镶牙店外千什么”这一论据。这种担心虽然不无道理,但是对于论证“在主观上,被告刘x x同被告王x x和金

x x没有共同的犯罪故意”来说,却犯了“推不出”的逻辑错误(属于“论据不足”的情况)。这在一定程度上无疑会影响辩护的效果。

   “推不出”的逻辑错误在法庭辩论中是屡见不鲜的,应当引起注意。

                                                                                                                                                                                                      

学术论文
案例分析
关键字:
  
版权所有 2009 - 2014 天阳律师事务所 新ICP备07002105号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22号国兴大厦12层A座
        乌市新华南路36号世纪百盛大酒店A座24、25层
电话:010-88355211 0991-2818102 E-mail:bgsbj@tianyanglaw.com bgsxj@tianyanglaw.com
网址:http://www.tianyanglaw.com
欢迎您第 3656816 位访客